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教育理念 > 正文

丘成桐:教师要真正花功夫去教学生

      数学梦想有大师导航

  2009年12月17日,清华大学数学科学中心正式挂牌,国际数学界最高荣誉菲尔兹奖获得者、美国科学院院士、哈佛大学教授丘成桐担任中心主任。而在不久前,丘成桐还出席了“清华学堂数学班”开班仪式,直接指导数学班的建设。

  对大一新生孙宗汉来说,这无疑是个十分令人振奋的消息。这位对数学满腔热爱、立志一辈子“嫁给数学”的“怪才”学生,对丘成桐的到来充满期盼。孙宗汉刚刚入选第二届数学班,他希望丘成桐的到来能给他们这些热爱数学的学生开启一扇通往数学顶级殿堂的“金色之门”。

  而大二学生刘诗南和苏桃更加幸运。他们俩都是“清华学堂数学班”的第一届学生,有幸聆听过丘成桐的教诲。刘诗南说:“对于一个数学系的学生,特别是一个热爱数学、渴望了解数学的年轻人来说,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机会。”刘诗南表示,自己非常愿意把数学当作终身职业,“这次有幸能进入数学班,我把它当作对自己数学梦想的延续”。

  苏桃和他们班的同学还有幸与丘成桐共进晚餐。那是2008年中秋节的晚上,丘成桐与夫人在清华大学甲所餐厅宴请第一届数学班的学生。席间,丘成桐与同学们分享了自己的求学历程和科学人生,鼓励同学们勇于攀登数学科学的高峰。

  苏桃和他的同学是幸运的,因为即使是丘成桐在哈佛大学的研究生,也很难有机会与老师同桌吃饭。

  孙宗汉也是幸运的。在清华学堂首届数学班开班仪式上,他第一次见到了丘成桐。能够一睹这位在高中时就耳熟能详的数学大师的风采,孙宗汉很是自豪。他说:“听丘先生演讲,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时刻!”

  当天下午,在做客“清华论坛”的演讲中,丘成桐深情地说:“今日我们在清华园从新燃烧起我国人对数学的热情,让我们忘记了名利的追求,忘记了人与人间的纠纷,校与校间的竞争,国与国间的竞争。让我们建立一个为学问而学问,一个热烈追求真和美的数学中心,让这个重新燃起的火光永恒不熄,也让我们一起在数学史上留下值得纪念的痕迹。”(卢小兵)

  将新闻进行到底

  丘成桐对中国的高等教育,特别是对数学人才的培养问题十分关注。他说,中国经济取得的成就让世界瞩目,可百年树人,做学问比经济发展要来得更困难,也更重要。他希望自己能真正地做些事情。他希望中国能有更好的学术氛围,让更多的年轻人尽快成长。就像年轻时痛痛快快做一场学问一样,他希望不受外在因素的干扰,为中国一流数学学科的发展、为拔尖创新人才的培养做实事。

  大学要有活力 关键要给年轻人成长的空间

  丘成桐认为,人才培养是一个国家的命脉。无论古今中外,国家的强盛都要靠人才,没有人才无法成为一流大国。在美国,各领域的领军人才很多,可他们最担心的还是人才,年复一年不停讨论的问题是怎样培养更多的人才,怎样让人才更好地成长。这是美国强国的一个主要原因。

  丘成桐上世纪60年代到美国,他发现美国大学的数学系讨论的主要问题基本上都是怎么提拔年轻人,而且提拔的都是非常年轻的人。哈佛大学数学系近来请了3位非常年轻的教授做终身教授,这3个人的平均年龄不超过30岁。这样的例子在国外也是少有的。作为哈佛大学数学系主任,丘成桐说:“我们认为提拔年轻人是非常重要的,这使我们的数学系甚至整个美国的数学能够始终不停地生长生存。这是很重要的事情。”

  世界上有这样一个普遍现象:很多重要的工作都是科学家在20多岁的时候做出来的,一个数学家、一个科学家主要的工作在40岁以前一定可以看出来,很多是30岁以前就可以看出来了。丘成桐认为,美国的大学之所以有活力,就是因为他们大量地提拔三四十岁的年轻教授。年轻教授的薪水有时候比资深教授还要高,有的高很多。同时更重要的一点就是,美国的资深教授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他们愿意承认很多年轻学者所做的学问比他们这些年纪大的重要,即便年轻教授做得没有他们好,他们也愿意让一些位置给年轻教授,从而让他们能够很好地成长。

  丘成桐说:“中国需要充分认识年轻人的重要性。要认真思考怎样去寻找他们、培养他们、吸引他们。20多岁学问就做得很好的学者,我认为中国应该花大功夫去请他们回来。因为我们的学问是希望在中国做而不是在国外做。很多伟大的华人科学家拿了诺贝尔奖,都是在国外拿的,因为工作是在外边做的。我总是希望在清华、在中国本土做这些工作,在中国本土培养比在外边成长更重要。”

  让有学问的学者带他们 在本科阶段培养一批最好的学生

  2009年秋季清华大学开始启动“清华学堂人才培养计划”,丘成桐亲自指导“清华学堂数学班”的建设,并担任清华大学数学科学中心主任。谈到对数学拔尖创新人才的培养,丘成桐说:“清华有全国最好的学生,我们希望这批最好的高中生进入清华后,能够好好地在本科阶段培养他们。所以我们在本科成立了这个比较特殊的班级,教授他们扎扎实实的学问。”

  按照丘成桐的计划,首先要在本科阶段培养一批最好的学生,让他们能够在数学领域继续做下去。据他了解,中国一所著名高校的数学系每年有150多个学生毕业,但真正能够继续做纯数学的不超过两三个,从事跟数学有关专业的,如统计等,加起来也不过七八个,比例实在不高。而哈佛大学数学系每年有20多个本科毕业生,百分之六七十都在继续做学问,从事学术研究,很多已经成为国际上有名的大师,许多名校里的大教授都是哈佛的本科毕业生。哈佛的博士生2008年有12个毕业,其中10个继续在名校里做教授或助理教授,比例是12∶10。丘成桐要做的是,在本科生培养上,“要能够让学生真正学到一些东西,能够让他们在国际上有竞争的能力。”

  对于研究生的培养,丘成桐说,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确实培养了几个很好的博士(数学学科),可是30年来全国这么多人口才培养了几个,那是相差很远、绝对不够的。因此也要重点培养研究生,让他们尽快成长。对成长起来的这些幼苗还要继续培养,希望在清华大学这样的名校里能够保护他们,让他们健康成长。清华大学5年前请来了几位法国教授,他们在这期间带了六七个学生,带了两年,又送到法国去将近3年,5年后这些学生的论文就是世界一流的。这表示清华大学的学生是绝对有能力的,现在的问题就是要好好带领他们。要让有学问的学者带领他们,给予精心的培养。

  教师要真正花功夫去教学生 这是很重要的责任

  丘成桐的恩师陈省身是在清华成长的,也在清华任过教。当时中国几个主要的数学大师都是在清华成长的,包括华罗庚先生、许宝騄先生等。“清华的传统很重要,清华的学生也很踏实。我在国外碰到很多清华的学生,我觉得他们很不错,态度很好。所以我想,既然清华能够招收最好的学生,态度也不错,学风也不错,希望能够帮他们一些忙。毕竟中国要成为人才大国,只能够在有人才的地方培养人才。”丘成桐说。

  丘成桐说,美国的本科生是非常用功的,哈佛大学的本科生念书很多念到晚上12点才睡觉,花很多时间在学习上,上课的时候提问非常踊跃。哈佛的老师大多是某一领域的顶尖专家,学术水平非常高,所以能够讲清楚学科的方向。清华学生有个好处,就是特别用功。一个人的学习环境很重要。假如你的同辈或者你班上的同学,有一个人很用功,在学术上有出色表现的话,你会受到感染,觉得兴奋,学习也会学得比较起劲;如果老师是比较一流的大师,你学习也会比较勤奋,这都有关系的。

  谈到清华学堂数学班的建设,丘成桐说:“我想我们有很好的老师,我们要让学生觉得对学习是有兴趣的,能够得到最好的指导。我们平时负责教他们的都是专家,他们知道这个科目是怎么教的,书和教材都要挑好的。一个教师要真正花功夫去教学生,这是很重要的事情。中国有些教授认为教学生不是他们的责任,不愿意花时间在学生身上。我们这个‘清华学堂数学班’是希望教师亲自来教学生的,这是态度问题。在哈佛大学,大教授、名教授都认为,教本科生、从本科开始带学生,这是我们的责任,很重要的责任。”